父亲抗美援朝的往事(下)

返 回

王瑞华

王树林佩戴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留影。

王树林与曲长海书记、韩建军主任合影。

2020年10月29日,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齐齐哈尔车辆段满洲里运用车间书记曲长海为王树林佩戴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等颁发。

抗美援朝纪念章,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向志愿军战士赠送。

和平万岁纪念章,由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向志愿军战士赠送。

中国铁路职工抗美援朝纪念章,由中国人民铁路抗美援朝委员会向志愿军铁道兵战士颁发。

祖国解放战争纪念章,由朝鲜政府向志愿军、朝鲜人民军战士赠送。

中国人民志愿军军功章,由朝鲜政府向志愿军战士颁发。

朝中铁路友谊纪念章,由朝鲜政府向志愿军铁道兵战士颁发。

 

胜利归国

父亲在朝鲜战场浴血奋战近两年后,终于迎来了和平的曙光。1953年7月27日,交战双方在板门店签署停战协议,朝鲜战场上的战火终于停息了。随着战争的结束,父亲退出志愿军铁道兵序列,从朝鲜中坪站乘车经辽宁丹东胜利回国。

1953年12月17日,父亲接到哈尔滨铁路管理局满洲里车辆段段令,返回原单位工作。至此,父亲完成了在朝鲜的战斗任务,完成了祖国赋予的神圣使命。

在这场震惊世界的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各部队共计290万人参战,其中一线作战部队大约240万人,还有近50万人为候补作战人员。两年零九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已登记确认的烈士为197653名,平均每个月牺牲超5980人,也就是说,每天约有200位烈士长眠在朝鲜。牺牲的197653人是2014年10月29日经民政部、总政治部确认的数字。另外,据《抗美援朝战史》的数据,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伤亡总人数是36万余人。

朝鲜战争从美军仁川登陆开始,到板门店停战协议签订,战争耗时达四年之久,美国共投入兵力120万人。在这场世界上最强轻步兵与最强机械化部队的较量中,美国把自己全部陆军的三分之一、空军的五分之一和海军的近半数投入到朝鲜战场。在美国华盛顿“朝鲜战争老兵纪念碑”上刻有美军死亡5.4万人的数字,失踪8177人,受伤10.33万人;“联合国军”(应该包括南朝鲜军队)则为死亡62.88万人,失踪47万人,受伤106.45万人。

在冰冷的统计数字背后却是一个个鲜活生命的死亡和伤残,朝鲜战争交战双方都付出了巨大的生命代价,这种伤痛是永远无法愈合的。希望人类能远离战争,能永久和平,可这种美好的愿望却很难实现。

荣誉与骄傲

父亲作为抗美援朝的参加者和亲历者,共获得了7枚奖章,下面把这几枚奖章逐一详细介绍一下。

1.抗美援朝纪念章

1951年10月,准备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郭沫若、陈叔通与时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的彭真联名提议致信全国政协主席毛泽东,建议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一周年之际制发抗美援朝纪念章。该提案随后获得批准并付诸实施。

此枚纪念章为铜质,主体为五角星外围加放射光芒,五角星的五个角上镶嵌珐琅,五角星正中为毛泽东左侧面头像,外围环绕麦穗,下方环绕绶带,绶带上雕刻“抗美援朝纪念”。纪念章背面刻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赠”字样和年号“1951”。纪念章上方有上挂,使用别针佩戴在衣襟上。

2.和平万岁纪念章

1953年10月4日,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在北京组建成立。慰问团出国前,采用著名画家毕加索1952年为世界和平大会绘制的宣传画和平鸽为图案,制作了精美的慰问纪念章,上面镌刻着“和平万岁”四个字,中间是一只展翅飞翔的和平鸽。纪念章背面有三行铭文,第一行是“抗美援朝纪念”,第二行是“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赠”,第三行是“1953.10.25”。因为此章上有“和平万岁”四字及象征和平的和平鸽,所以当时人们把它称之为和平万岁纪念章。该纪念章颁发给志愿军全体官兵和有关人员。

3.中国铁路职工抗美援朝纪念章

中国铁路职工抗美援朝纪念章通径38毫米,厚度1.5毫米,重量18克。为表彰铁路战线职工为抗美援朝战争所作出的贡献,中国人民铁路抗美援朝委员会制作并颁发纪念章,授予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作出巨大贡献、取得特别成绩的铁路干部和职工。

4.祖国解放战争纪念章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赠送志愿军的祖国解放战争纪念章为银质,通径37毫米,圆形。画面为一名手持波波沙冲锋枪和一名举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旗的战士,在飞机坦克掩护下冲锋。

5.中国人民志愿军军功章

朝鲜政府颁发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功章为银质,通径33毫米,圆形。画面背景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旗前,一名身着棉军装、手持装三棱刺刀步枪的战士。

6.朝中铁路友谊纪念章

朝鲜政府颁发给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的朝中铁路友谊纪念章材质为青铜,通径32毫米,椭圆形。纪念章的中间有中朝两国军人的侧面头像,左右两边分别饰有中朝两国国旗。纪念章正上方饰有一枚五角星,正下方饰有一枚中国铁路路徽图案。

7.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等颁发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章体材质为纯铜(也称紫铜),表面镀有黄金和白银,通径为50毫米。纪念章核心部分为志愿军战士形象和70束光芒,以和平鸽、水纹和中朝两国国旗元素编制的绶带环绕四周,外围采用五星、桂叶和象征五次战役的箭头等元素组成金达莱花的五瓣造型。

作为一名抗美援朝老战士,父亲也于2020年获得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 2020年10月29日,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齐齐哈尔车辆段满洲里运用车间书记曲长海、主任韩建军、副书记崔志海代表上级组织,亲自给父亲颁发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崔副书记还用相机把颁发纪念章的庄严时刻拍了下来。

获此荣誉后,父亲异常激动,他对前来颁发纪念章的三位领导表示衷心的感谢!这纪念章沉淀着历史的重量,铭刻了志愿军将士的卓越功勋;这纪念章满含着情感的温度,承载了后人对为抗美援朝作出贡献的前辈们的崇敬与深深怀念。

抗美援朝的伟大历史意义和作用是不可估量的,时至今日仍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抗美援朝精神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值得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永远铭记和保留下去。

父亲抗美援朝的经历对我们家族来说是珍贵的记忆,我们家族有责任把它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让蕴含其中的精神力量永远鼓舞后人。  

(完)


作者简历:

王瑞华,男,1955年11月3日出生于满洲里市。

1971年毕业于满洲里铁路中学。1973年入职中国电波传播研究所满洲里电波观测站,从事电波观测工作。1999年开始任满洲里电波观测站党支部书记。2015年退休。

2011年至2015年任满洲里市收藏协会会长。2017年在满洲里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任理事。2018年至今为内蒙古文物学会会员。2019年至今为满洲里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本版图片由王瑞华提供

2021年1月23日 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