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抗美援朝的往事(中)

返 回

王瑞华

志愿军铁道兵在排除定时炸弹,确保铁路运输畅通安全。

志愿军铁道兵拆弹大王郭金升在拆卸定时炸弹。

志愿军铁道兵登高英雄杨连第。

1953年3月,王树林于朝鲜平安南道顺川郡中坪地区留影。

1953年5月,王树林(右侧)与战友合影。

1953年5月,王树林(右二)与战友合影。

1953年3月,王树林(前排右一)与战友合影。后排中为张树珊烈士,他光荣牺牲在朝鲜战场。

美军飞机投下的细菌弹外壳。

王树林持有的志愿军《预防接种证》。

 

在朝鲜近两年的战斗岁月

到达满浦后,志愿军当天夜间乘坐铁路敞车前往介川附近的中坪站。到达中坪站后,父亲被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某师某部队某支队,某支队主要担负中坪站地段的铁路维护和运输保障任务,父亲具体负责车辆检修工作。

父亲到了中坪之后马上进入工作状态,某支队负责枪械管理的管理员给每位新到的人员配发了枪支,父亲发了两支枪,一支是“五一”式手枪,一支是苏制“波波沙”式冲锋枪。从这点看,当年志愿军的枪支配发还是挺到位的。当时父亲他们配发枪支主要是应对突发事件和打击敌特对铁路的破坏。

据父亲讲,他们到中坪时正好赶上美军开展空前规模的以摧毁志愿军后方铁路、公路交通线为战略目标的“绞杀战”,每天都有美军的轰炸机对他们的工作地段进行轰炸,少则几架、十几架,多则几十架,昼夜不停地进行狂轰滥炸。当时他们都是白天挖掩体、开山洞,夜间开始铁路运输工作。这种身处战场的工作环境危险性极大,但他们没有被吓倒,反而用他们的血肉之躯换来了铁路运输的畅通无阻。

从1951年6月起,美军凭借所谓空中优势发动了摧毁我军后方和运输补给线的“绞杀战”,敌人以成千上万架次的飞机、成千上万吨的炸弹昼夜不停地对志愿军后方铁路、公路、桥梁设施等进行更加疯狂、更加频繁的毁灭性的轰炸,投弹量的密度达到每1.4平方米就有一枚炸弹爆炸,破坏程度达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我们英勇的志愿军铁道兵每天不分昼夜地在抢修被炸坏的铁路和桥梁。

针对“绞杀战”造成的志愿军前线弹药给养供应严重不足的困境,志愿军秘密后勤会议在沈阳召开,地点就在和平南大街43号的东北军区第三招待所。在这次会议上,中央决定建设一条“炸不断,打不烂”的钢铁运输线,对抗美援朝的胜利起到了重大作用。

周恩来总理在沈阳主持召开志愿军第一次后勤工作会议,时任代总参谋长聂荣臻、总后勤部长杨立三等出席会议。会议总结了志愿军在三个月作战中的后勤工作,重点研究前线运输问题。志愿军各兵团领导代表前线将士表示:“千条万条,运输是第一条”。“如果有吃的,有弹药,我们一定能打胜仗”。

此时,在烽火连天的朝鲜战场,敌人妄图以空中优势把志愿军困死在前线,发动了以铁路运输线为目标的毁灭性重点轰炸。英勇的志愿军铁道兵发扬不怕牺牲、敢打必胜的精神,在敌机的狂轰滥炸下抢修线路桥梁,抢运军用物资,保证了钢铁运输线的畅通,创造了现代战争中军事运输的奇迹。

志愿军铁道兵在千里铁道线上以中国式的智慧和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同美国空军斗智斗勇,一整套看似土气却又高效的战时铁路运行管理方法被志愿军开创性地总结出来,他们许许多多的壮举在世界铁路史上独一无二。在战后,苏联还专门派专家来中国学习志愿军铁道兵在朝鲜作战的经验。铁道兵们还创造出了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理解的铁路运输名词,如片面运输、合并运转、顶牛过江等。

因为朝鲜的铁路基本上都是单轨运行,许多场站无法会车,所以志愿军干脆在可以通车的夜晚让所有列车都向同一方向发车,且间隔时间都只有五分钟,没想到这种方法收到了奇效,志愿军创造了一天之内在一条单轨铁道上开往前线47列火车的世界纪录,这就叫片面运输。

为了突击抢运,铁道兵还将两组以上的列车连成一组,同时用两三个火车头牵引这条远远超过一般列车长度的巨龙,这种办法就叫做合并运转,这样做可以收到突击抢运的最大效果。

由于许多铁路桥多为夜间抢修,且又缺乏修桥的建材,所以有的铁路桥承载能力较差,因此承受不住火车头的重压,正常满载的火车也就无法通过,铁道兵们就在火车过桥时把车头调到车尾,用车头顶着较轻的车厢过桥,桥对面再用一个事先准备好的火车头拉走,这样就避免了沉重的火车头经过桥面,这就叫做顶牛过江。

当时,志愿军铁道兵独创的这些行之有效的作业方法得到了大力的推广。父亲说他们在工作中使用最多的就是“片面运输”,这种运行方法使铁路运输效率提高了好几倍,弹药物资得以源源不断运往战场。

为了给志愿军铁道兵制造抢修难度,美军轰炸机向铁路沿线投掷了大量定时炸弹,妄图以此来杀伤执行抢修任务的铁道兵。但是他们的计划落了空,因为志愿军铁道兵中出现了一位特等功臣郭金升,他一人竟然拆除了603枚定时炸弹,光是炸弹里的炸药就掏出了27吨之多,粉碎了敌人险恶用心的同时,还收获了一批制造军火的原材料。郭金升成为了拆弹英雄,他的事迹和经验得到了大力宣传和推广。父亲记得,当时他们采用郭金升的拆弹法排除了很多险情,在保障铁路安全运输工作中获益匪浅。

“登高英雄”杨连第在抢修铁路的过程中发明了“钢轨架浮桥”办法,带领战友12次搭设浮桥,数次使被炸断的大桥恢复通车,为保障运输线畅通作出了重要贡献。不幸的是,杨连第在一次抢修清川江大桥的过程中被敌机投下的定时炸弹弹片击中头部壮烈牺牲,时年33岁。杨连第是铁道兵的特级英雄,他的英雄事迹广为传播,父亲所在的某支队也掀起了学习热潮,他们在施工中以杨连第为榜样,极大地提高了工作质量和运输效率。

“打不烂,炸不垮的钢铁运输线”是抗美援朝战场上美帝国主义不甘心的敬畏,也是朝鲜人民和祖国人民对铁道兵的赞誉。短短的三年,美军出动58967架次飞机、投掷炸弹19万多枚对我铁路线狂轰滥炸,英雄的铁道兵发扬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和革命的英雄主义精神,顽强战斗,保证铁路的畅通,还在原107公里的基础上将铁路延长到1382公里,胜利地完成了抗美援朝的铁路运输保障任务。

父亲还记得,当时战场上流行这样一句话:“送上粮食、弹药就是胜利”。在朝鲜战场上,运输线不仅是一条后方供应线,也是与美军空中斗争的战场。志愿军有位首长说过这样的话:“现代战争在一定意义上是打后勤,抗美援朝战争之所以能打赢,后勤运输有一半的功劳”。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在总结抗美援朝战争时曾说过:“抗美援朝的胜利,一半归功于前线部队,另一半归功于铁道兵”。由此可见,铁路运输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是何等的重要。

在开展“绞杀战”的同时,美国侵略者曾在朝鲜战场发动灭绝人性的“细菌战”,志愿军为应对“细菌战”给所有参战人员接种疫苗,还为每人配发中国人民志愿军《预防接种证》。父亲的接种证编号为:第寅 047773号,父亲是在1953年2月5日、2月13日连续接种两次“四联疫苗”,在4月4日接种“鼠疫疫苗”,这三次接种疫苗在接种证上都有记载。这个接种证就是美国发动细菌战的历史见证,归国后父亲一直保留着。

最让父亲无法忘怀的是,他的亲密战友好兄长张树珊的牺牲。1953年7月16日14点左右,张树珊从驻地前往中坪站上岗值班,当时他身上背着手摇电话机,拿着手电筒和雨衣走在路上,被美军的P—47型野马战机发现,随即向他进行俯冲轰炸,他当场被炸弹爆炸的尘土掩埋,两天后才被发现。

当时父亲和支队的大多数人都在挖掘现场,他的遗体被挖出之后所有的人都失声痛哭,脱帽致哀,战友们把他的遗体用军用雨布包裹起来,喷洒上福尔马林防腐消毒液,放入赶制出来的木棺中,埋入炸弹爆炸附近的山坡上。张树珊同志为了朝鲜人民、为了国家、为了和平事业壮烈牺牲了,他永远长眠在朝鲜的土地上,他的业绩、他的英灵将永存!张树珊的照片父亲仍然保留着,每当回忆这段往事,父亲都无限伤感。

本版图片由王瑞华提供

2021年1月23日 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