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抗美援朝的往事(上)

返 回

王瑞华

美军利用其空军优势对志愿军的后勤运输线发动绞杀战,狂轰滥炸铁道线路。

美军飞机扔下凝固汽油弹轰炸铁道交通线。

志愿军运送军用物资的列车通过抢修后的铁道线将军用物资运往前线。

志愿军铁道兵夏季奋力抢修被炸毁的铁路之一。

志愿军铁道兵夏季奋力抢修被炸毁的铁路之二。

志愿军铁道兵冬季奋力抢修被炸毁的铁路之一。

志愿军铁道兵冬季奋力抢修被炸毁的铁路之二。

志愿军铁道兵冒险抢修被美军飞机炸坏的铁路桥梁之一。

志愿军铁道兵冒险抢修被美军飞机炸坏的铁路桥梁之二。

 

我的父亲王树林,1932年4月25日出生,吉林省怀德县黑林镇七家子村人。1949年11月8日在齐齐哈尔考入铁路系统,成为一名铁路员工。1949年11月22日被分配到满洲里铁路车辆段,任车辆钳工。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年轻的时候很少提及他抗美援朝的经历。可能是人老了以后更愿意回忆自己的历史,现在他经常和我谈起抗美援朝的话题。作为家中的长子,我觉得有责任、有必要把父亲抗美援朝的人生经历记录下来。在萌生这个想法之后,我就让父亲详细讲述了他抗美援朝的往昔故事。

每每和父亲谈论抗美援朝这个话题时,父亲首先要讲述朝鲜战争爆发的原因和中国政府为什么要出兵的问题。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6月27日,美国政府宣布出兵朝鲜,实行武装干涉,发动对朝鲜的全面战争,并派遣海军第七舰队入侵台湾海峡,阻止对台湾的任何进攻,公然干涉中国内政。随后,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使其入侵朝鲜“合法化”。侵朝美军不顾中国政府的多次警告越过“三八线”,直逼中朝边境的鸭绿江和图们江,并轰炸中国东北边境的城市和乡村,直接威胁到新中国的主权和安全。

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主要是为了维护亚洲和世界和平,巩固中国新生的人民政权。志愿军的胜利,打破了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抑制了美国侵略扩张的势头,使中国的国际威望得到了空前的提高,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为国内经济建设和社会改革赢得了相对稳定的和平环境。

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最初在出兵援朝问题上的顾虑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中美之间实力对比悬殊,中国参战无必胜把握。以最能反映综合国力的工农业总产值做比较,1950年美国是2800亿美元,中国仅有100亿美元。在军事装备方面,美国拥有包括原子弹在内的大量先进武器和现代化的后勤保障,中国基本上还处于小米加步枪的水平,一旦参战极有可能祸上家门,国民经济恢复和发展的进程将被迫中断。二是中国自身也面临许多问题和挑战,急需中央集中力量加以解决。解放军正在大西南追剿国民党残余武装,西藏尚未解放,新解放区土地改革尚未启动,城市资产阶级不断在经济领域制造麻烦,国民党残余势力退居台湾后一直蠢蠢欲动,叫嚣“一年准备,两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解决这些问题迫切需要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一旦中美之间爆发大规模战争,新政权有被颠覆的可能。

所有这些问题和挑战,毛泽东主席都看到了,但他没有在困难面前畏首畏尾、止步不前。作为一名战略家,毛泽东主席无疑比同时代的人站得更高,看得更远。促使毛泽东主席下定决心出兵朝鲜的主要因素至少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维护中国领土主权完整和国家安全的需要。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美军轰炸中国丹东等行为是对中国领土和主权的直接侵犯,这是任何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都无法容忍的。为了捍卫国家的核心利益,除了抗美援朝,中国别无选择。退言之,即使中国忍辱负重,弃友邻于不顾,任由美军占领朝鲜,也无法换取自身的安全保障。

其次是解决新中国建设和发展面临的现实问题的需要。具有深邃历史眼光的毛泽东主席对近代中国内忧外患的困境有着清醒认识,他确信帝国主义的侵略是近代中国一切不幸的总根源,只有通过抗美援朝彻底打败西方侵略势力,新政权才能得到根本巩固。如果任由朝鲜沦陷,美国就有了一个从陆地进攻中国的战略通道,东北重工业基地和首都北京都将置于美国轰炸机活动半径之内,那时中国将永无宁日,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都无从谈起。

针对党内外对于出兵的顾虑,毛泽东主席认为,中国不仅有出兵的必要,还有在战场取胜的可能。因为我们进行的是反侵略的正义战争,得道多助,士气旺盛,我军素有以弱克强的优良传统,加之背靠东北作战便于就近支援。而美军远道而来,战线过长,兵力分散,战斗意志不够坚决。正是在毛泽东主席一再耐心解释和劝说下,中央最终通过了出兵朝鲜的决定。

面对美国侵略军的大举进犯,应朝鲜劳动党和政府的请求,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重大历史性决策。10月8日,毛泽东主席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命令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10月19日晚,志愿军第一批入朝参战部队在没有空军掩护的情况下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境内,直接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共同抗击侵略者。

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打响了入朝后的第一仗,以首战告捷的战果拉开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这一天后来被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纪念日。

参加志愿军赴朝鲜

志愿军入朝作战,是以全体中国人民的坚决支持和拥护为强大后盾的。1950年10月26日,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在北京成立,负责领导全国人民的抗美援朝运动。11月4日,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发表联合宣言,号召全国人民积极行动起来支援抗美援朝战争。

此后,全国迅速掀起了大规模的抗美援朝宣传教育运动,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坚定了中朝人民必胜、美国侵略者必败的信念。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同仇敌忾,掀起了参军参战、支援前线的热潮。

1951年6月1日,党中央发出关于开展订立爱国公约和捐献武器运动的指示。全国各阶层人民积极响应,普遍订立爱国公约,开展捐献飞机、大炮运动。到1952年5月,全国人民共捐献人民币55650亿元(旧币),可购买战斗机3710架。

正是在这种全民群情激昂的大背景下,父亲怀着满腔热血,在一心报效祖国的情怀感召下,于1952年1月踊跃地在所工作的单位满洲里车辆段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后经单位和部队机关批准正式成为志愿军中的一员。

当时满洲里车辆段报名参加抗美援朝的员工有:王洪才、王树林、冯振东、张玉亭。他们被批准后,哈尔滨铁路管理局满洲里第一分局举行了隆重的欢送宴会,为这四位即将入朝的志愿军战士送行。

送行结束,他们于1952年2月2日乘坐2次旅客列车前往沈阳站。到达沈阳后,在志愿军兵站进行了身体检查,入朝新战士都统一配发了志愿军军装。

2月7日,我父亲这一批的入朝新战士在沈阳站乘坐客车出发去往吉林省中朝边境的辑安(现称集安)站,在辑安站下车后进行了短暂的休整,并在当天夜间和在此集结的1000多名志愿军官兵列队徒步行军,踏着50多厘米(没过膝盖)厚的积雪跨过鸭绿江。2月8日到达朝鲜的边境满浦站。

本版图片由王瑞华提供

2021年1月23日 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