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里苏联红军烈士公园

返 回

满洲里苏联红军烈士公园

1945年8月8日清晨,苏联红军后贝加尔方面军的苏联红军战士,在苏联红军元帅华西列夫斯基的命令下,执行着雅尔塔会议的决定,派出两架飞机在满洲里上空盘旋侦察。

九日凌晨三点,向驻守在满洲里的日本关东军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三次炮击,炮弹都准确地落在了日本驻军的宝石满洲里哨所,东大营内和火车头掉头用的铁路转盘道上,首先切断了日军从铁路逃窜的后路。

猛烈的炮声,把日本士兵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无奈的迎接了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当地的百姓也被炮声惊醒,当时正是雨季,百姓们认为是打雷发出的声音,后来听着不对劲,才知道是苏联红军向日本关东军发起的战斗,有地下室或地窖的百姓们都进入了地下室或地窖,躲避了起来,恐怕误伤到自己。

苏联红军战士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很快的进入了市区,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那是一场不言而喻,结果可想而知的战斗。霰弹带着死神的邀请,在日本兵的头顶上爆炸开来,机关枪子弹雨点般的扫向敌群,哥萨克骑兵的马刀在空中呼呼作响,砍向敌人的头颅和脖颈。像诺门坎战役一样,日本侵略者再次饱尝了来自苏联红军的不可抗拒的毁灭性打击,也吞下了侵略别国由别国人民选定的要求自己品尝的死亡的禁果。

被包围在东大营里没被打死的日本士兵在长官的带领下,选择了突围,试图沿着南山向达赉湖方向逃跑,结果被堵在了南山坡下。战斗结束在南山坡下。那实际上就是一场杀戮了,一是因为日本武士道精神士兵没有投降者,二是苏联红军战士怀着对日本法西斯侵略者的刻骨仇恨。一阵炮弹的轰炸之后,几百名日本士兵全部报销。

市区内有几个日本兵和警察被包围在三道街一所楼房内,(国际旅行社东楼日本警察厅)旧址,进行着顽强的抵抗。苏联红军战士在楼房对面,李德昌家列巴房路边架起了机关枪,向楼房的窗户里面进行着扫射。李德昌老人那年才是八岁的孩子,充满着好奇,在战士身边捡子弹壳玩。苏联红军战士一面扫射射击,一面用手放在耳朵边儿,放平了比划着,意思是让李德昌这些孩子回家睡觉,这里太危险了。

战斗进行到第二天,绝望的鬼子兵点燃了楼房里的汽油和爆炸物,一阵爆炸之后化作了一片瓦砾,苏联红军战士端着帕式金冲锋枪押着一个日本兵俘虏,向尼尔金大楼走去。那日本兵挣扎着反抗,红军战士一梭子子弹全部打在了他的身上,他倒在地上被红军战士一脚踢到了树坑里。

战斗结束后,大街上到处都是带着红色臂章的日本宪兵和光穿着日本兜兜布的日本人的尸体,在太阳的照射下,肤色黑的和土地一样,令人作呕。

苏联红军前线部队攻下满洲里后,便兵贵神速,马不停蹄地奔向阿尔山,大兴安岭,占领长春(新京),切断了东北方面关东军的后路。

三天后的上午九点多,苏联红军卫戍区司令,找到当地的一个混血男子做翻译,把市民们集合起来,在大戏台召开了全市公民大会。卫戍司令讲到“中国满洲里全市的百姓们,市民们,日本侵略者被我们打败了,被我们消灭了,你们现在自由了,解放了,你们今后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自由的生活了,再也不受日本帝国主义的欺凌和压迫了”。

市面太平后,苏联红军把日本俘虏妇女和孩子一起押往了苏联境内,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统治满洲里市13年的历史,苏联红军只用了几个小时,就将其终结了,同时,56位苏联红军将士的身躯,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永远地留在了这块土地上。

战后满洲里市的居民为了永远纪念这些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英勇牺牲的苏联红军将士们,在占地两公顷的满洲里市公园内修筑立一座高约20米的纪念塔,塔台离地面米多高,全部由花岗岩石砌成,塔身四周用铁栅栏围起。里面的空地上栽满了长青树和鲜花,榆树矮墙在园林工人的修理下剪裁的非常整齐。

整个塔身由平整的花岗岩筑成,底座堆嵌着五米多高的青涩的碎石,顶端装饰着一个巨大的铜制五角星,塔身正中的方石上刻有“光荣永远属于为苏联荣誉与胜利而牺牲的英雄们”俄文字样。在字的上端平行镶嵌的三块两米见方的浮雕。塔身后面刻着“此处埋葬着为苏联的荣誉而英勇牺牲的烈士”。

塔身正面的浮雕是一队行进中的苏联红军士兵,为首的是一位全身戎装头戴钢盔,左手高擎着红军军旗,右手持枪气宇轩昂,精神抖擞的苏联军官,后面跟着一队战士,象征着为解放全人类,消灭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执行作战命令,即将奔赴战场,英勇作战不怕牺牲的伟大国际主义精神。

右面的一幅是三位苏联红军战士与敌人激战的场面,前面炮火轰鸣,两位战士半跪在战壕中,马克沁重机枪喷射出愤怒的火焰,另一位战士将手中的手榴弹高高举起,用力的投向敌群。

左面一幅是在山坡上匍匐前进的两位红军战士,他们刚刚从剪断的铁丝网中穿过。前面的一位举起手枪正欲射击。后面的背着帕式金冲锋枪,手中紧握着手榴弹,高高举起即将掷出。

三幅画面逻辑缜密,环环相扣,再现了当年激战的场面,使后来人的到此瞻仰,便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联想到当年仿佛眼前出现了步履匆忙的队列,脚步,战旗在硝烟中猎猎招展,耳边的呐喊声,枪炮声响成一团,红军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和敌人厮杀在一起,悲怆而激烈的战争场面,使人肃然起敬。

离塔约30米的西南方向建有两组烈士公墓,分别按人的上半身形状建成有两米多高的墓碑和四组铜板覆盖的烈士墓穴。碑的上端平台是一个圆球,圆球上竖立着一颗红色的五角星,形象的表明英特耐尔思想将照耀全世界。弯曲着向前舒展的两个碑耳,仿佛是人的两个臂膀,要把万物拥抱怀中,象征着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和俄罗斯民族博大的胸怀。

墓碑正面的铜板上用俄文镌刻着“此处安葬着对日本帝国主义作战中牺牲的英雄,祖国永远不忘你们的功勋”。背后用中文刻着“于1945年8月9日至19日,红军于日作战阵殁勇士纪念碑”。水泥打座的烈士墓碑铜板上按级别大小分别刻有烈士的姓、名和复称。四周是非常平整的草坪,同时,公园门牌匾由原来的满洲里公园更名为红军烈士公园。

几十年来,这里便是人们消夏纳凉和修身养性的好去处,夏天园内林木参天曲径通幽。清晨,人们便来到这里,三三两两的穿着各种颜色的运动服装,练功的练剑的练拳的做操的各站一块儿领地。跑步锻炼的,不时地来到这里,压压腿伸伸胳膊,做着健身运动。

白天树荫下,林荫道上,水泥桌旁,运动场上,下棋的打扑克的谈情说爱的打门球的充斥着整个公园的各个地方。在阿姨的带领下,幼稚园的小朋友们,骑木马,打滑梯进行着各种游戏。一队队的少年儿童在老师的带领下,站在烈士碑前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退休的老人则平静的坐椅子上,回忆中脑海里浮现出曾经有过的峥嵘岁月。一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人们才从这里散去。

几十年来,一衣带水的两个邻国的外事活动频繁展开,每年的巴斯克节和十月革命节及中国的清明节都有烈士的家人,或是俄罗斯政府组成的团组来到这里进行祭悼活动。形式是不一样的,人少的时候就摆上鲜花,默默地站立在碑前,眼里含着真挚的泪花,沉默好一会儿才静静的离开。团组的形式则另一样。摆好花圈和鲜花后,男女各在一头排好队列,主持人先讲那些祭悼的话,然后手风琴手便从背上拿下微型的手风琴,拉起曲子的前奏,大家便一起唱起的感伤的歌,男领,男和,女和混声。歌声雄浑有力,高亢激昂,感染力非常强,驻足观望的人,看见和听见这一场面都有一种悲怆的感觉,这时的公园,就有一种压抑的氛围,显得更加庄严肃穆了。

这里的麻雀是不怕人的,人们坐在椅子上,它就落在你的脚下一米远的地方,甩动着小脑袋,用那小而黑的眼睛注视着你,跳跃着这儿到那儿寻觅着食物,你不哄它,它是不飞的,而且有了一只很快就有了一群,三三两两地蹦来蹦去的形成了一道好看的景致。

清晨清洁工人便把前一夜的杂物清扫干净。园林工人又开始了一天的修饰工作,就是他们这些环境卫生的卫士们,几十年来日复一日地把这座公园打造的干干净净,整理的别有情致,给本市居民提供了一个陶冶情趣和提高生活质量的靓丽的景区。

2021年4月19日 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