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抗美援朝的难忘经历(下)

返 回

张化庭

1954年2月,张化庭从朝鲜战场归来,全家人合影,题字“春节胜利会师”。前排:母亲周凤兰(怀抱姐姐张秀珍长子陈永平)、父亲张凤岐。后排左起:妹妹张秀荣、姐姐张秀珍、姐夫陈维本、本人张化庭、妻子刘文桂、弟弟张化文。

1953年夏天,张化庭在朝鲜前线留影。

2020年,张化庭佩戴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留影。

 

营部有一个篮球队,由材料员、工程师、医疗大夫等组成,我也是其中一员。营部经常组织友邻部队的球队来友谊比赛,双方的战友都给自己的球队呐喊助威,鼓劲加油。部队的业余生活也很丰富,经常能看到电影,开展唱歌、跳集体舞等活动,丝毫没有在异国他乡的感觉。5月份,教导员回国到长春补习文化课,暂时由我代理他的工作。

1953年7月27日,双方正式停战那天,我们去政治部礼堂观看京剧,演了通宵的电影,终于盼到停战的一天了。

7月末接到上级通知,让我和文化教导员到介川车站报到,参加起复大队。我的岗位在政委办公室,政委办公室有教导员1名、助理员1名、文化教员2名、警卫班战士1名,都在宿营车上住。有三个中队分布在东西海岸的铁路线上,担负起复车辆的艰巨任务。这些车辆都是朝鲜人民军在撤退时为了不给敌人留下有意推到铁道下面的,每个地方都有几十辆,甚至有一个江桥底下有上百辆。经过我们起复后修整编组成列,分批运回国内。

我们在朝鲜清津车站作业时,有两件事让我终生难忘。第一件是看到了金日成将军。有一天远处驶来一列火车,上面载有几辆吉普车,离我们宿营车不到百米的时候停了下来,朝鲜人民军战士负责警戒任务。不一会儿,金日成将军和几位人民军首长从火车上下来,稍等火车搭上跳板,吉普车从火车上开下至站台,金日成将军一行乘吉普车走了。据说是到附近工业区视察,清津市是朝鲜第二个重工业城市,当然也是美帝飞机轰炸的重点。附近有大型炼钢厂离我们部队驻地很近,厂区完全被炸毁,钢锭散落满地,天吊也从空中落到了地上,东倒西歪地躺在那里。当时朝鲜政府内阁组织调查战争创伤,着手研究战后重建事宜。这次金日成将军来此地视察,目的就在于此。两小时左右视察结束后,他们一行又回到火车上返回了。金日成将军身材高大魁梧,脑后有一个拳头大的大包,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第二件是政委找我说这个道(省)要召开团员代表大会,请志愿军部队派代表参加,并致祝贺词,政委让我按照他说的意思写了祝贺词。我写完后让政委审阅,他很满意并找来翻译老鲁译成朝鲜文字,吩咐我和文化教员、翻译老鲁穿上新军装一同去参加会议。朝方这次会议特别热烈、隆重,非常热情地将我们邀请到主席台上就座。轮到志愿军代表发言时,我健步走上讲台,代表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队起复大队、全体共青团员向大会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愿中朝两国共青团员们在毛泽东主席、金日成主席领导下,战时并肩战斗,打败美帝;和平时期共同建设美好家园……”我每讲一段中文老鲁就翻译一段朝文,博得了台下一阵阵热烈掌声。大会结束后,我们三人与朝方团员代表共进晚餐,回到驻地已是深夜,我依然沉浸在会场的热烈气氛中,久久不能入睡。

停战后,我和直属政治处老张奉命一同乘火车去平壤看望施工部队,中午从介川车站出发,半夜才到达平壤站,我俩在火车上睡了半宿。第二天早起一看,平壤到处都是炸弹坑,洗脸没有自来水,只能去炸弹坑里提水来洗漱。漫步街道一望,处处是战争留下的创伤,几乎所有楼房都没有了门窗,一堆堆的废墟,商铺关闭,街上行人稀少,战争给人类带来的巨大灾难是不可想象的。军管总局抽调人员划分若干个专业小组,以“打不断,炸不乱,铺设钢铁运输线”为主题,收集整理好的做法,总结成经验材料,给铁路军事运输留下了宝贵的历史文献。

1953年11月,我们出色完成起复任务。三个中队到巨兴车站一个山沟里集结,这里既有住所,还有礼堂。还没有安顿好,国内第三批赴朝慰问团要来驻地慰问了,我们抓紧做好迎接工作。在通道上用松树枝搭起了三个牌楼,悬挂上“欢迎祖国亲人”的标语。慰问团成员乘坐三辆汽车而来,我们全体志愿军战士站成两排夹道热烈欢迎,看到祖国亲人来了,大家热血沸腾、欢欣鼓舞,欢呼声此起彼伏。上午十时大会开始,我代表部队主持大会,先由慰问团团长逐一介绍慰问团成员,宣读慰问信,并给每一名战士都颁发了一枚带有和平鸽的纪念章,然后部队史政委致欢迎词,慰问团演出了文艺节目。慰问团没有在我们驻地用餐,慰问结束后就赶到下一个部队驻地去慰问了。

1954年1月中旬,我们接到通知去安州报到。下车一看,我们一起过江的17个人都到齐了,还有许多不认识的同志。首长告诉我们是秘密回国,现在到处都有国际监察小组,这次属于秘密行动,在车上不许乱动、大声喧哗。我们乘坐火车第二天早晨就抵达沈阳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军交处通知我们这些人放假一个月,回来再分配工作。

乘火车从沈阳到哈尔滨,再转车到博克图已是午夜时分,我加快脚步急切地赶到家里,从窗户往里一望,妻子在洗衣服。我轻轻敲开房门,妻子见到我一下子就愣住了,然后一转身开始大哭,她流下的是高兴的泪呀!

我和妻子商定第二天坐早车去沟里看望父母,两位老人见到我异常激动,多日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全家人见到我回来都很高兴,大家快快乐乐地过了个春节,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时刻,全家到照相馆拍了一张全家福。我斟酌了一下,工工整整写上了“春节胜利会师”六个大字。

休假后如期去沈阳报到,得到正式通知,由于朝鲜已停战,决定赴朝人员一律回原单位工作。我在返回的路上还在长春下了车,去文化干校看望了朱教导员。回到单位后,首先向领导汇报了自己在朝鲜的情况,领导和同志们对我结婚三天就去抗美援朝的行为表示敬佩,让我好好休息,回家等待组织分配。

1954年4月,组织上为了解决我和妻子两地分居问题,把我分配到博克图铁路机务段担任团总支书记,并兼任博克图铁路地区团委副书记。1956年3月,调转满洲里铁路地区党委监委任监察员(副科级)。

1954年5月至1983年5月是我人生的黄金时代,是为铁路发展建设作贡献的三十年。当代流传着豪言壮语:“献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从爷爷那辈就在铁路工作,父亲和子女都在铁路工作过,可以说是“铁路世家”。

海拉尔铁路分局下属满洲里、海拉尔、博克图、扎兰屯四大地区。除扎兰屯外,其余三个地区都留下了我工作的足迹。而铁路分车、机、工、电、辆、医院、学校、房产、后勤单位,大部分单位我都工作过了。几十年来由于我努力工作,所到之处负责的工作都有起色,领导满意,群众拥护,我不断地得到锻炼、提高,而且逐渐成长、成熟起来,使我从一个普通工人发展到股级、科级、正处级干部,离休后又享受到局级政治、生活待遇。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我已进入耄耋之年。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为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颁发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当我作为一名志愿军老兵光荣地佩戴上这枚沉甸甸、光闪闪的纪念章时,心中无比激动,祖国没有忘记老兵,母亲惦记着孩子。是啊!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弘扬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革命精神,奏响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凯歌,锻造出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这种精神永远是中国人民的宝贵财富,是值得我珍藏的宝贵财富。

(图片提供:张华、张晶等)

 

作者简历:

张化庭,男,1932年3月出生于吉林省四平街市。

1939年3月,博克图国民优级小学校学生;1945年8月,博克图两级小学校初中补习班学生;1947年10月,博克图铁路车辆段检车员;1951年10月,满洲里铁路分局政治处干事;1953年4月,抗美援朝助理员;1954年4月,博克图铁路机务段团总支书记;1955年4月,博克图铁路地区团委副书记;1956年3月,满洲里铁路地区党委监委任监察员、副书记;1964年9月,齐齐哈尔铁路局党委监委副组长;1965年3月,满洲里铁路医院党总支书记;1969年10月,免渡河铁路车站革委会主任;1971年12月,博克图铁路车辆段党总支书记;1978年8月,博克图铁路地区党委副书记;1982年6月,海拉尔铁路分局副局长;1983年4月,海拉尔铁路分局修建指挥部主任;1987年3月,海拉尔铁路分局视察员;1992年6月离职休养,享受局级政治、生活待遇。

2021年1月6日 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