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接见

返 回

难忘的接见

——记胡耀邦视察满洲里口岸边防工作

田太文

 

胡耀邦主席听取边防检查站的有关情况汇报。左起为胡耀邦主席、田太文、呼和等人。

 

胡耀邦主席在会谈会晤室查看苏联边境情况。后排为敖东来、郭太春(伸臂者)、胡启立(持望远镜者)。

胡耀邦主席在十八里会谈会晤室侧门与市委领导交谈。

 

胡耀邦主席同边防检查站官兵合影。左起为呼和、田太文、胡耀邦主席、郭太春站长。

胡耀邦主席在外事处观看中苏边境(满洲里管理段)沙盘,并听取有关汇报。左立者为外事处处长韩树涛。

 

1982年,我在满洲里边防检查站交检科(二科)担任执勤组长。交检科(二科)全称为:交通运输工具检查科。主要工作任务是负责对入出国境的中苏火车、汽车(当时公路口岸还没有从交检科分开)及出入境人员所持护照、证件和行李、物品、交通运输工具及其载运的货物实施边防检查、监护和管理,承担着维护国家主权与尊严的使命。

铁路检查现场设在西十八里两条宽、准轨路基上,公路检查现场设在西十八里铁路路基北侧排楼西侧约15米处,三个业务执勤组实行二十四小时轮换班制度。由于当时全站干部名额有限,交检科内三个业务执勤组分别配备了部分战士检查员,解决了当时人员缺编问题。我所在执勤组配备的战士检查员名字叫呼和,蒙古族,1980年入伍。

1982年8月14日,天气格外晴朗,空气特别清新,这天是我们执勤组当班的日子。上午8时整,我同组内的其他成员乘坐站里的班车来到了十八里执勤点,像往常一样,在执勤室内进行了正常的交接班,完毕后我和执勤组的同志们一起打扫室内外卫生,做好接车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上午9时20分,一辆“北京”牌吉普车突然停在执勤点门前,从车上走下来一位领导同志,他疾步来到值班室对我讲:“你们谁是这里的负责人?中央首长要接见你们边防一线的战士,请赶快准备一下跟我来(来人没有告诉中央首长是谁)!”因为当时情况太突然,也来不及向科里和站里请示报告。我叫上组里的战士检查员呼和同志,带上大檐帽,扎上武装带,跟随领导同志步行前往十八里会晤厅。

当我与呼和同志来到十八里会晤厅,走到贵宾室门前的时候,第一眼看到了时任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同志,胡主席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微笑着看着我们,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无比激动,有些紧张。接待人员走上前来向胡耀邦主席介绍:“这两位是边防站在这里的执勤人员。”我快步走上前向胡耀邦主席敬了一个军礼,并向他问好。呼和同志也向胡主席敬礼,问候主席好。胡主席笑着和我们亲切握手,连声说:“好!好!好!”并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他身旁的沙发上。

谈话中,胡耀邦主席对边防检查工作十分关心。他说:“你们边防检查站的具体工作是做什么的?和边防部队工作有什么不同?体制是什么性质的?”针对胡主席提出的问题,我给予了简要的回答。胡主席说:“你们的工作很重要又比较辛苦,边防检查站是代表国家行使主权,每天同外国人打交道,你们的一言一行代表国家的形象。”

接见中,胡耀邦主席对部队建设,干部、战士的成长进步十分关怀,他询问得很详细,问我叫什么名字、当兵几年了、老家在哪里、提干几年了、现在担任什么职务等。当胡主席听到呼和同志是一名蒙古族战士时,他深情地说道:“部队是一所大学校,人员来自五湖四海,内蒙古是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一定要搞好民族团结,处理好各民族之间的关系,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部队建设服务。”

他嘱咐道:“你们现在还很年轻,要多学习,要学好外语,每天挤出两三个小时学习,学英语、俄语和其它外国语。首先学好日常生活用语和边防检查工作用语,这一点很重要,外国人很注重礼节,在国家的招待会上如果能用外语同外宾说上几句日常生活用语,比如干杯、谢谢、请坐等,外宾听到后会相当高兴,感到非常亲热。”他强调:“经满洲里口岸进出境的外国旅客很多,检查外国人要注意礼貌,讲一些日常生活和检查工作用的外语有利于边防检查工作,有利于加强同各国人民的友谊。你们学外语也要考试,要一年进行一次,做到逐年提高。还要多学一下科学文化知识,天文、地理包括在内,开阔你们的视野,做到知识化、专业化。”

在谈到精神文明和营区建设时,胡耀邦主席说:“精神文明建设不是空洞的,它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这个会晤点和公路检查现场搞得就不错,路两边绿树成荫、花草繁茂,真正体现出毛泽东主席诗词比喻的那样:‘风景这边独好!’”

谈话间,边防检查站郭太春站长赶来十八里会谈会晤室。胡主席说:“这里(指十八里)是边境,希望你们继续多植树、种花、种草。植树也要搞多个品种,多植一些四季常青的树种。你们站有1980多人,搞好卫生、美化环境是不成问题的。现在这里搞得就不错嘛!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听到这里,郭站长表示:“我们一定按照主席的指示办。”胡主席接着说:“现在看中苏之间几年内是打不起来的,主要是打政治仗,政治仗每天都在打,你们的工作是代表国家的,要好好学习政治理论,在同苏联进行政治斗争中争取打胜仗!”

谈到这儿,胡主席询问郭站长:“你们在工作中遇到问题请示谁呀?”郭站长回答:“根据上级有关规定,一些重大紧急的事情可以直接请示边防总局。”胡主席问:“在什么地方?”郭站长答:“在北京,总局局长是穆风韵。”胡主席问:“他来过这里吗?”郭站长答道:“1978年来过一次,以后处领导和其他总局干部来过这里检查指导工作。”胡主席说:“1978年来过一次,现在已经五年了。领导要经常深入基层了解情况,这样事情才能办好。”

询问过这些之后,胡主席又问:“苏联边防上有哪些好的方面?”郭站长回答:“苏联边防部队对士兵要求严格,他们训练既严格又认真,经常搞封锁边境演练和实弹射击。”胡主席说:“苏联边防上有什么好的东西我们也可以学嘛。”

为了保证胡耀邦主席在满洲里边防视察期间的绝对安全,严防苏方情报人员刺探有关情况,胡耀邦主席观察苏方边防线的地点选在中方会晤室内,位置在会晤室北侧走廊靠西第二个窗口。当时胡主席手持军用望远镜,一边观察苏方前沿军事设施一边询问:“他们架设在边防一线的铁丝网有多少道?”我回答:“东边防线一共9道,西边防线一共7道(东西边防线的划分以铁路路基为准)。”胡主席又问:“我们的边境线上有没有铁丝网?”我回答:“一道铁丝网都没有,只有界堆和界桩。”胡主席说:“真是有边无防呀!”他边观察边问道:“对方的城市叫什么名字?有多少人口?城市靠什么支撑?”我回答:“对方的边境小镇叫后贝加尔斯克,镇内人口不到一万人,大约七八千人口。镇内没有什么工业和农业,主要靠铁路运输、口岸换装来支撑。是一座消费城市。”胡主席点点头说道:“情况同满洲里市差不多呀!”胡主席接着又问我:“你们常年工作在边防一线,对苏方边境线上的布署情况应该是了如指掌,能不能给我们介绍点平时看不见的东西?”我说:“当然可以,这方面的情况多得很。你就拿咱们刚刚看到的苏方铁丝网来说,不仅地面以上是铁丝网,而且地面以下埋有设施,不管是白天和夜晚,只要有人和动物触碰到铁丝网,对方值班人员马上就知道,巡逻车和边防部队人员立刻就能到达现场。每年夏、秋时节,草原上的野兔、狐狸比较多,所以苏方边防人员巡逻的次数大大增多了。另外,主席您看,后贝加尔小镇西北方向最高的那座山海拔有900多米,中方人员叫它将军山。在将军山前面的小山丘上,苏方边防部队装有一部军用雷达,又叫它雷达山。在雷达山前面是一处雷场,宽100多米,长1000多米,在雷场四周有铁丝网封堵。”胡主席这时举着望远镜说道:“你看!在雷达山后面有运输车辆走动,那里是不是有一条公路?”我回答:“在雷达山后边确实有一条公路,它是通往额尔古纳方向的边防公路,这条边防公路横贯马留特卡山谷,后贝加尔小镇老百姓的生活用品绝大多数都是通过这条公路运来的。”在回答胡主席的问题时,对方边防线上开过来一台怪模怪样的车辆,胡主席当即问道:“这是一种什么车?”我说:“这是苏方的探照灯车,一般情况下白天很少出现。苏方探照灯车动力强大,夜晚能够照射十几公里,人和车辆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胡耀邦主席听了上述边境情况介绍后说:“看来苏联人准备得挺充分,条件是比我们强。”

接见结束时,胡耀邦主席提议说:“我们大家一起照张相吧!”临行时,胡耀邦主席又一次与郭站长和我们握手,并指示说:“你们是守卫祖国北大门的忠诚卫士,你们承担的任务是光荣、艰巨的,希望你们在保卫边防和建设边疆工作中作出优异成绩!”我们一致向胡主席表示:“请主席放心!我们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办,决不辜负党和人民对我们的殷切希望,站好岗、查好车,做一名让祖国和人民放心的边防战士。”

 

作者简介:

田太文,1953年3月23日生人,中共党员,武警中校警衔,大专文化。1972年12月入伍,在满洲里边防检查站历任:战士、班长、排长、指导员、政治处干事、政治处副主任、首任公路科科长及副站长等职务。1998年退出现役,入伍从军27年。

摄影:翟青春

2020年11月13日 13:26